65787.cn
當前位置:首頁>>綽羅斯脫歡 >>

綽羅斯脫歡

綽羅斯脫歡(?1439年),又名脫、托歡,蒙古族,綽羅斯馬哈木之子。明朝前期蒙古瓦剌部的首領,綽羅斯也先之父。

永樂十六年(1418年),其父馬哈木被阿魯臺擊敗并誅殺,脫歡為獲得大明支持,遂向大明請求襲其父爵位,明成祖封他為順寧王。宣德八年(1433年),脫歡,原本想自立為大汗,無奈其并非黃金家族后裔,恰當時蒙古依然血統觀念占主導,故未能獲得足夠的支持,乃迎立脫脫不花為大汗,其仍然掌握實權。宣德九年(1434年),脫歡襲殺阿魯臺,也算是為報了父仇。正統三年(1438年),脫歡又俘殺了阿臺汗,自此蒙古高原重新統一于瓦剌人手中。正統四年(1439年),脫歡逝世,他的兒子也先繼承了他的地位,自稱太師淮王。 脫歡為也先的霸業奠定了基礎。

明永樂三年(1405年),蒙古各部在阿魯臺的率領下出兵攻打大明。明朝為了挑撥土爾扈特部落(阿木古朗凱王)和阿魯臺太師之間的關系,以達到遠交近攻、分而治之的目的。多次派使臣和阿木古朗凱王聯系安定邊疆之事,土爾扈特部落積極予以支持,使明朝很快打敗了阿魯臺的勢力。

元朝滅亡之后,土爾扈特部落一直是東西蒙古中一支強大的勢力,輝特部的把禿孛羅稱蒙古大汗十年,同土爾扈特部落的支持是分不開的。當時在某種意義上可以這樣說,明朝和東西蒙古,誰沒有土爾扈特部落做支持,誰就無法統治全蒙古。明朝和土爾扈特部落共商安定眾蒙古之計,在永樂七年(1409年)封輝特部把禿孛羅為安樂王,封綽羅斯部馬哈木為順寧王,封客列亦惕部太平為賢義王,這就等于安定了整個蒙古族區域。

明朝利用土爾扈特部落穩定了東西蒙古之后,于永樂七年(1409年)在蒙古族聚居區授官設治,在各地設衛所,在各部落中設都督、指揮、千戶長、百戶長和鎮撫等官制,其均由各部落中的大小封建主充任。土爾扈特部落與明朝建立了正式臣屬關系,明政府就從此開始統治全蒙古人民和土爾扈特人民。

阿魯臺太師為了奪取故元的汗位,推舉綽羅斯部的脫歡為代理人,明朝政府為了西部蒙古的更加穩定,于永樂十六年(1418年)同意綽羅斯脫歡承襲其父綽羅斯馬哈木的爵位,封為順寧王。綽羅斯脫歡表面上表示忠順明王朝。

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初,順寧王綽羅斯馬哈木第一次同賢義王太平、安樂王把禿孛羅等人一起向明朝政府稱臣和選派使者駐扎大都城。但綽羅斯脫歡等人怕賢義王綽羅斯太平和土爾扈特部落對明政府真正的忠順,在明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農歷七月,將賢義王綽羅斯太平殺害。土爾扈特部落隨即人馬潰散。安樂王把禿孛羅失去控制全蒙古的靠山,也在同年底被綽羅斯脫歡殺害。

宣德元年(1426年),明朝政府為了用土爾扈特部落鉗制綽羅斯脫歡,又襲爵綽羅斯太平之子綽羅斯乃剌忽為賢義王。為此綽羅斯脫歡大為不滿,隨即派兵征服了土爾扈特部落,并讓土爾扈特部落作為他的附屬部落,隨綽羅斯部落東征西殺。當時明王朝無意出兵,故而也聽之任之。

宣德九年(1434年),綽羅斯脫歡利用土爾扈特部落的軍隊襲殺了妄圖恢復故元勢力的阿魯臺太師。

正統二年(1437年),綽羅斯部落的綽羅斯脫歡太師將客列亦惕部落正式更名為土爾扈特部落,意思是護衛軍部落或常備軍部落,語意即最強大的部落,因當時綽羅斯脫歡利用土爾扈特部落打敗故元的大汗阿岱汗后,又接二連三地征服了衛拉特部的眾多部落。綽羅斯脫歡之意把衛拉特蒙古組成一個整體,成立了大四衛拉特聯盟,這時他特別需要土爾扈特真誠的支持,他曾說:“離開窩巢的鳥兒,像美麗的孔雀一樣典雅俊俏;離開森林的馬鹿,像奔騰的大海一樣淵博浩渺;離開故鄉那顏,像偉岸的大山一樣忠誠崇高。因此命名為強大的土爾扈特。”

此時,這位綽羅斯部落的脫歡太師既有土爾扈特部落作為統治的支柱,又有大四衛拉特聯盟尊其為太師,可謂權傾一時,在蒙古諸部落中被譽為:“以蒼勁的雄鷹為翅膀駕乘著戰車旋轉在戰場,箭法神奇,膽略過人,生來勇猛的君王,居住著大山一樣的帳房。”

但因綽羅斯脫歡不是蒙古黃金家族的后裔,在死守正統的十五世紀蒙古,要想成為全蒙古帝國的核心只能是夢想。正統五年(1440年),位高權重而野心難以實現的綽羅斯脫歡帶著遺憾去世了。

明宣德九年(公元1434年),綽羅斯脫歡利用土爾扈特部落的軍隊襲殺了妄圖恢復故元勢力的阿魯臺太師。
  明正統二年(公元1437年),綽羅斯部落的綽羅斯脫歡太師將客列亦惕部落正式更名為土爾扈特部落,意思是護衛軍部落或常備軍部落,語意即最強大的部落,因當時綽羅斯脫歡利用土爾扈特部落打敗故元的大汗阿岱汗后,又接二連三地征服了衛拉特部的眾多部落。綽羅斯脫歡之意把衛拉特蒙古組成一個整體,成立了大四衛拉特聯盟。

許多蒙古文歷史文獻中都載有關于脫歡在統一蒙古各部后,企圖篡位的傳說:一天,脫歡騎著馬來到成吉思汗陵前,用劍劈其帳壁,出言不遜,說要取代成吉思汗,要做全蒙古的大汗。他的言行惹怒了掛在陵寢帳壁上撒袋中的弓箭,弓箭發出響聲,脫歡背上應聲出現了箭傷,口鼻流血。驚惶的人們看到撒袋中有一支箭還在顫動,箭頭上沾著鮮血。此后不久,脫歡就含恨死去。這顯然是一則帶有神話色彩的傳說,但也反映出了當時脫歡想做全蒙古大汗而又迫于蒙古社會中占統治地位的只有黃金家族后裔才能合法繼承蒙古大汗汗位的正統觀念的阻礙,最終也未能當上大汗的歷史事實。

父親:綽羅斯馬哈木

兒子:綽羅斯也先、綽羅斯伯顏帖木兒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傳第二百十六》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65787資料網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河北快三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