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87.cn
當前位置:首頁>>鄧玉華(中國煤礦文工團名譽團長) >>

鄧玉華(中國煤礦文工團名譽團長)

鄧玉華,滿族,1942年11月6日出生,國家一級演員,女高音歌唱家。1959年入中國煤礦文工團任獨唱演員,197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78年被評為全國煤炭戰線勞動模范,1980年入中國音樂學院進修。后任中國煤礦文工團演員、藝委會副主任、副團長。曾隨東方歌舞團赴歐、非和東南亞各國訪問演出。曾為《地道戰》、《閃閃的紅星》等電影配唱插曲。

姓名:鄧玉華

性別:女

籍貫:北京

民族:滿族

學歷:大專

學生:林爽、王吟嘯

職務:中國煤礦文工團總團副團長

1959年入中國煤礦文工團任獨唱演員

197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78年被評為全國煤炭戰線勞動模范

1980年入中國音樂學院進修

2012年7月17日聘任鄧玉華同志為中國煤礦文工團(中國安全生產藝術團)名譽團長。

鄧玉華,滿族,1942年11月6日出生,國家一級演員,女高音歌唱家。先后從師于魏鳴泉、曾渭賢、湯雪耕、張清泉、劉淑芳、盧德武等。獲全國獨唱獨奏調演、中國民族民間唱法調演優秀節目獎。后任中國煤礦文工團演員、藝委會副主任、副團長。曾隨東方歌舞團赴歐、非和東南亞各國訪問演出。曾為《地道戰》《閃閃的紅星》等電影配唱插曲。

鄧玉華曾出訪埃及、敘利亞、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突尼斯、越南、朝鮮、美國、馬來西亞等國,為增進中外人民的友誼和文化交流作出了貢獻。

鄧玉華成名后,仍始終不忘堅持為煤礦工人服務的方向,常年堅持下礦演出,一九七八評為“全國煤炭戰線勞動模范”。以后又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一九六五年,曾出席“第四屆全國青聯代表大會”,一九七九年作為代表出席“全國第四屆婦女代表大會”、“全國第四屆文代會”、“全國第三屆音協代表大會”,被選為中國音樂家協會候補理事。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音協第五次代表大會上當選為理事。

她自幼喜愛唱歌,十歲考入“中央少年廣播合唱團”,曾擔任合唱中領唱、獨唱,十六歲考入了中國煤礦文工團,成為一名首都舞臺上年齡最小的獨唱演員。

敬愛的周總理非常關心她的成長,多次教誨她要好好地為煤礦工人服務,要堅持走民族化的道路,并要學習科學的發聲方法。鄧玉華在聲樂藝術科學化、民族化的道路上不斷探索、進取,形成了她圓潤、甜美、清亮醇濃的演唱風格。

六十年代初她灌制唱片《毛主席來到咱農莊》、《毛主席是咱社里人》初露頭角,一九六四年鄧玉華在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中扮演彝族姑娘,以一曲《情深誼長》的出色演唱,一舉成名。

鄧玉華共為幾十部電影、電視劇配唱插曲和主題歌,并錄制唱片和盒帶多集。最早讓鄧玉華走紅的歌曲是《毛主席來到咱農莊》,唱這首歌時,她才二十歲,鄧玉華回憶當時說:“作者通過煤礦文工團找到我,希望我能試唱這首歌。我一唱就被它吸引住了。”而鄧玉華覺得自己唱過的最富有傳奇色彩的歌則是《革命熔爐火最紅》,她說:“這首歌周恩來總理非常喜歡,還曾經讓我教他唱過。”她至今還記得,當時是在北京飯店的某個晚會上,她唱完歌后,總理讓人把她叫到身邊,“他聽了一遍歌詞就能記下來,然后問我,能不能教他唱。”幾十年來,總理跟她學唱歌的情景,經常縈繞在鄧玉華腦海中,“總理的舉動表達了對年輕演員的關心。這么多年來,總理跟我學唱歌這件事,已經變成我的一種動力。當我遇到困難時,想到總理那樣關心我,我就有了力量。”

鄧玉華演唱作品中被翻唱最多的當數電影《閃閃的紅星》中的插曲《映山紅》。鄧玉華在練這首歌時,下了 很大的功夫,為了搞懂映山紅到底是什么東西,還專門去了植物園、美術館。鄧玉華說:“當時我的愛人特別喜歡看畫展,他告訴我美術館有一幅畫,專門畫的是杜鵑花,叫映山紅,我就馬上騎車去看。看的過程中就慢慢體會到,映山紅開遍滿山時,人的情緒就是一種勝利的喜悅,一種興奮。再唱《映山紅》時,就有感覺了。”《閃閃的紅星》上映后,鄧玉華已經記不得唱了多少遍《映山紅》,“從1974年第一次唱算起,到現在有31年了,唱過幾千遍了。但是每次唱,還是非常感動。”

2015年02月17日,參加2015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表演開場節目《四世同堂合家歡》。

《毛主席的話兒記心上》

《情深誼長》

《映山紅》

《革命熔爐火最紅》

《銀球飛舞花盛開》

《礦燈歌》

《走山川》

《深切懷念敬愛的周總理》等

《地道戰》中插曲《毛主席的話兒記心上》

《閃閃紅星》插曲《映山紅》

電影插曲《攀枝花》、《南江春早》

在一九七五年、一九七七年文化部舉辦的兩屆全國民族、民間獨唱獨奏調演中,她的精湛演唱均被評為優秀節目。

一九八九年十月由中國音協,中央電視臺文藝部等主辦的《情深誼長鄧玉華獨唱音樂會》取得圓滿成功。為此中央電視臺文藝部編輯制作的專題片《情深誼長》被評為“全國第四屆電視星光杯”三等獎。

一九九五年鄧玉華演唱的《情深誼長》被評為中國第三屆《金唱片獎》。

一九九七年中央電視臺舉辦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歌曲《情深誼長》節目被評為二等獎。

第二次毛遂自薦

朱軍:去了以后一看人老師也不在,就蹲在團里一個什么地方反正蹲著。最后老師來一看那蹲著一女孩,說你干嘛呢,說老師我是來考試的。結果人家老師一看,又黑又瘦特不起眼一女孩。完了以后家里條件可能也一般,穿的也不怎么的,尤其那個年代,也沒什么好衣服穿。結果倆老師就相互之間嘀咕了幾句,我估計那意思是說瞧瞧就這還考試呢,誰家的孩子。據說他們當時交流的這個眼神您都看到了。看到了沒有?

鄧玉華:剛才朱軍是在表演在演繹,演得特別好,給他鼓掌。

朱軍:不是您說,您說有沒有這事吧。

鄧玉華:反正有我毛遂自薦,去到煤礦文工團考試這么件事。但像你說蹲在旮旯什么這沒有。

朱軍:那不是我演繹,那是他們給我演繹啊。然后呢?確實我是聽說當時好像您去考的時候老師并不看好你,就覺得好像不是那種特打眼的,是這樣嗎?

鄧玉華:我說真話說假話。

朱軍:當然說真話。

鄧玉華:真話就是團里的領導很欣賞我,很喜歡我。

朱軍:那是聽了您唱歌以后。

鄧玉華:對。

朱軍:對啊,沒唱歌以前呢?

鄧玉華:那可能是不怎么喜歡。

朱軍:對嘛,我就特想知道您當時作為一個少女,看到人家在那交頭接耳,怎么還有勇氣站到那個地方,還能唱那么好,什么東西在支持你。

鄧玉華:你剛才不是說我叫鄧大膽嘛。所以說別人在說我什么,我還是挺有勇氣的。

朱軍:無所謂。

鄧玉華:無所謂。

朱軍:我用實力證明我自己,證明給你們看。

鄧玉華:既然我來嘛,我就覺得我不怕人說我丑。實際上也就是黑點,沒別的。

朱軍:您一點都不黑,就是不怎么白。這個我跟您挺像的。我先自己自謙一點。

鄧玉華:因為我那個時候特別喜歡運動,老在體育場,長跑短跑了,我還代表咱們西城區參加全北京市的一個中小學的體育運動,我是八十公尺低欄,少年組第三名,全北京市第三名。所以人很黑就是那時候曬的。

朱軍:那一次就考上了?

鄧玉華:當時我覺得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就是我們鄰居的阿姨跟我講說,你知道煤礦文工團嗎?我說不知道。我真是不知道煤礦文工團。然后她說那我說煤礦文工團是不是就是搖煤球的那個。阿姨說不是,就樂了,不是搖煤球的,說是這個團就是專門為挖煤的工人服務的。阿姨說我們這個團挺好的,有唱歌的有跳舞的,經常到全國各地演出。但是阿姨說我們這個團特別苦,你怕不怕苦?我說我不怕苦,能唱歌嗎?阿姨說能唱歌啊。我說能唱歌就行,我不怕苦。后來阿姨說那好,我給你介紹吧,就安排我去到那考試了。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65787資料網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河北快三遗漏走势图